【艺术产业生态:非营利艺文空间篇】TCAC--台湾当代艺术的

2020-06-13
    163浏览


TCAC 一景。图 / 取自 TCAC 台北当代艺术中心官网。

受访者 | 吕岱如
採访、照片拍摄 | 江佩谕、陈乃慈
採访日期 | 2017.11.16
採访地点 |TCAC 台北当代艺术中心

若说伊通公园,承接了 90 年代,台北或台湾艺术家之于国际当代艺术圈脉动的连结;那自 2010 年成立的 TCAC 台北当代艺术中心(Taipei Contemporary Art Center,后简称 TCAC),在台湾当代艺术生态中所扮演的,又是一个什幺样的功能跟角色呢?透过访谈,我们将从 TCAC 的自我角色定位、营运模式、国际跨度、与政府的关係去看,一个强调公共性、独立性及实验性价值的独立艺术空间,是如何在艺术环境、文化基础建设尚未成熟的台湾,频繁地向国际当代艺术圈靠拢、互动,并坚持他们理想中的台北当代艺术中心?
「台北,是否需要一个当代艺术中心?」
关于 TCAC 的成立,实是源自于一个艺术家的提问。

 「『一个当代艺术中心』意味着什幺?是艺术思潮交流、汇集、艺术创造的地点,一个当下的过程与场所?一个独立于官方控制,由艺术家、策展人、专业文化艺术工作者所经营的机构?一个收集、研究、公开共享、推广当代艺术作品的资料库?一个台湾与世界当代艺术社群或其他领域交流的枢纽?」(摘自《一个当代艺术中心,台北》部落格)
【艺术产业生态:非营利艺文空间篇】TCAC--台湾当代艺术的
台北当代艺术中心协会发起成员。图 / 取自 TCAC 官网。

这个提问源自于艺术家杨俊,在 2008 年台北双年展的一件作品「一个当代艺术中心,台北(提案)」。当时代下,艺术在社会上的被动性及与夹带观光、经济势力的弱势,艺术家杨俊向当时台湾艺术圈做出了这样的一个提问──台北,是否需要一个当代艺术中心?在这波杨俊所掀起的讨论后,艺术圈的一群人决定成立一个当代艺术中心,也就是后来的 TCAC。一个有别于所有公立美术机构、私立商业画廊运作模式的协会组织型态的艺术机构。
关于 TCAC 协会的组织型态

协会的性质,对内不但让 TCAC 有自我更新复原的周期,对外也带动国际声誉上更大的边际效益。TCAC 机构内部,每两年选举改组新的理事会,藉由机构人员职位的替换,使责任转移、再生,有更多的机会去转型、面对下一代。而对外,担任 2015-2017 年总监的吕岱如提到,关于 TCAC 这几年在国际上的声誉,她觉得这跟机构的组成也有很大的关係。TCAC 理事们(不管是策展人或是艺术家)在国际上的活跃,所能去滚动的各种边际效益,其实是满庞大的。

但相对的,协会组织也使 TCAC 面临到大部分艺术机构不会面临到的困难。例如当 TCAC 在品牌化发展上,就会面临到与机构公共性角色的拉扯问题。吕岱如说道,当你愈积极想要去确立一个清楚的机构身分、在国际品牌上去标榜你的位置,你可能要有非常明确、精準的生产及更严谨(言论)的位置。但 TCAC,必须同时承接公共性的角色,其性质无法像例如单一策展人经营的立方空间一样,从一开始到最后,路线都可以单一而清楚。吕岱如说,TCAC 负担不了那个清楚。

「我们强调公共性、独立性的价值,然后维持一个开放的品牌空间。」

虽然 TCAC 无法像单一策展人空间一般被明确的定位,但在历年发展的精神上仍是一脉延续的。现今的 TCAC 除了一贯维持其开放性的面向,也期许在未来是一个实验中介者的角色。对于 TCAC,吕岱如提到了一个有趣的比喻,「我很喜欢把 TCAC 打造成一个大家都可以很轻鬆拿起来弹奏的乐器。它所弹出的声音,我觉得每个人可能是不一样的;就是它如果作为一个工具,应该要被整个场域所能使用。」对于即将迈入第 8 年的 TCAC,吕岱如也期许 TCAC 在未来,能提供更多实验性的发展,更不被策画、更野、更狂;也可以一直是一场艺术实验。
「做艺术,只有钱是困难的地方。」
国家补助条款,框架了当代艺术的想像蓝图?

当然,TCAC 这样的渴望,跟政府对于独立艺文空间的想像,之间是有落差的。这也点出了一个值得思索的问题,「政府对于艺术空间的狭隘性想像,是否无意间压缩了台湾当代艺术的想像蓝图,限缩了艺术空间在规格、角色上的发展可能呢?」不同国家间彼此文化基础建设的不同进程,造就当代艺术不同的发展。而以台湾艺术生态发展的现况,国家的补助款,确实仍是现在很多艺文空间所仰赖的一笔资金来源。

吕岱如说,包括 TCAC 目前也是在跟政府申请各种补助的状态,而国家补助款的规格就是一个非常大的弊病。「这是我看 TCAC 或台湾的艺文机构,还蛮大的一个成长框架。」换句话说,台湾的艺文机构、空间,若没有跳脱国家所能补助的金额去想像空间的规模、尺寸,很容易画地自限、自我限缩。

此外,TCAC 在当代艺术圈扮演的知识生产者、中介者的角色,也是现有的国家补助政策在绩效上难以去考核的部分。吕岱如说,「我们所做的比较是共学的事情,不同于政府对艺术空间的想像仅以展览作为主要生产产出。如:办工作坊、策展学校、主题性规划座谈;此外 TCAC 也扮演很多中介者的角色,接待国际艺术家或策展人做媒合的工作,它的成效可能是在很多波纹之外的。」

这些难以量化、非物质化的生产,都是 TCAC 难以去跟政府明确透过数字说明的一个面向。而对外,国家的补助条款,也成了机构在往国际当代艺术圈迈进时,争取国际补助上的一个绊石?

「钱的困难,跟台湾的现实处境当然是有关係的。」

与国际当代艺术圈往来密切的 TCAC,也有很多跟国际机构申请补助的交涉经验。「钱的困难,跟台湾的现实处境当然是有关係的。」吕岱如说道。台湾在国际上的暧昧政治位置,让台湾的艺术机构、空间,很难去申请更多的国际补助;而政府补助单位的角色,也让国际机构如日本基金会、福特基金会、歌德(Goethe Insititute)、蒙德里安(Mondriaan Foundation)、宁愿把更多的钱拿去东南亚、中国等地,不愿或不能投资在台湾。所以大部分就只能靠官方的钱,去进行国际的事情。吕岱如明确的点出,除非你有其它很明确的私人管道,那我觉得,这是满大的一个限制。

「台湾在整个环境上,并不是那幺习惯『募款』这样的模式。」

除了跟国际和跟政府单位申请补助外,募款也是艺术空间筹措经费的管道之一。(注 1)相较于国外艺术生态对募款的态度,台湾还是不那幺习惯非营利的艺术空间去以作品拍卖的模式,来支撑营运。

吕岱如分享道,例如 2010 年甫成立时进行募款,一些画廊会觉得说这行为是跟他们抢生意,所以让我们有一些不太愉快的开始。不像在香港的独立艺术空间 Parasite、AAA,他们也都是大辣辣地在卖艺术家的这些作品,而台湾还没有这样的环境。两年后,我们就开始用 edition 的方式。

相对于国外直接拍卖艺术家本来的作品,TCAC 採另外委託制。配合的艺术家会个别生产一系列,专属于机构的作品,以迴避与画廊间的纠纷局面。吕岱如说,「每次 edition 找的艺术家其实都很不错,但大家对于买 edition 还是有点疑虑。」
对您来说,独立艺文空间是什幺?
「傻 B 做梦的地方」
【艺术产业生态:非营利艺文空间篇】TCAC--台湾当代艺术的
吕岱如:「独立艺术空间有很多不同的样貌吧!所以对我来说这样的定义可能太宽阔,但是我觉得很重要的是,在这边如何生产艺术的价值。是满重要的事情。」图 / 非池中艺术网摄。

它必须在艺术家还没有,被整个机制收编收买之前,提供一个更为自由的场所。此外独立艺文空间的发展样貌,我觉得也跟一个成熟的民主社会是成正比的,一起成长的。一个越成熟的社会,它会越能容纳这样的独立批判的声音乘载,然后也可能有更多的支持。去让这些生命继续用不一样的方式存在。
推荐的国外独立艺文空间

「雅加达的 Ruangrupa、很多年前的 Para Site、印尼 Kunci、伦敦 The Showroom、瑞典 Tensta Konsthall。」

其中雅加达的 Ruangrupa,除了是吕岱如最喜欢的案例,也是她之所以踏入 TCAC 的一个关键。

吕岱如:那年刚好有机会去印尼一趟,然后我对当地艺术圈的活力其实非常的惊艳,因为他们其实是缺乏很多基础设施的,但整个场景都是由这些大大小小的艺文团体跟机构打造出来的。感觉很有活力跟可能跟能量。那所以就刚好被骗上了,大概就是被骗上了……。

「它们存在了20年,基本上即是打造了印尼的当代艺术圈」

雅加达的 Ruangrupa,是独立艺文空间上的极端案例。一直是在进行很大活动,进行社会里面不同文化的力量,然后他们也很有本事去串连各种可能性。

相较于台湾被整个艺术生产系统的补助机制,被好好地分类跟归位;他们的文化基础虽然更为不足,但也同时提供了他们更野的空间去闯蕩。若台湾要仿效,等于是要打破整个社会的经济系统,杀出来另类经济去主持。他们是一个很另类的经济体,不仅自行筹措所有资金、接办各种大型节庆如:跨足影展、音乐节、双年节、也以企业旗下多品牌的方式在经营。他们下面大概有十几个不同的子品牌,有做 radio 的、商业接案的、gallery 的、文创商品开发等,吸取不同的力量进来。
【艺术产业生态:非营利艺文空间篇】TCAC--台湾当代艺术的
TCAC 空间一景。图 / 非池中艺术网摄。
后记

与吕岱如的对话,总有站在前人肩膀看出去的感觉,访谈中所触及到的诸多议题,其实也都是可以再独立成专文深入探究的。过程中也可发现到,TCAC 的营运者实是跳出一个艺文空间的框架,以一个机构的形式去想像 TCAC 所该呈现的面貌,及其应担负的公共社会责任。

关于他们渴望的 TCAC──实是一个能捲动城市文化思想运作、推进美学上的对话、激发更多人介入跟参与的一个台北当代艺术中心。
注释

1.「台北当代艺术中心 2016 年限定特藏版艺术品」为 TCAC 委请国内外共九位艺术家创作之全新作品,并于创作完成后全数赠与台北当代艺术中心,作为筹募营运经费之依据。
TCAC 台北当代艺术中心官网
Facebook
--
【艺术产业生态:非营利艺文空间篇】TCAC--台湾当代艺术的
在非池中艺术网,看精彩的艺文影音,读优质的艺术新闻。非池中立志搭起网路读者与艺术欣赏间的桥樑,我们深信,艺术能用最易懂的形式,用网路讯息即时与快速的特性,让更多人欣赏与了解艺术,用艺术改变社会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随机文章